香港118挂牌网
楠溪江畔听高瑛讲与艾青的爱情往事
发表时间:2019-09-11

  温州网讯 “我做了一辈子诗人的影子,不是在他的左边就是在他的右边,仔细想想,常常还是在他的后边。”

  上周,诗人艾青和夫人高瑛的诗歌合集《诗的牵手》再版首发式在永嘉楠溪江畔的耕读小院举行,首发仪式举行前的下午,我们预约高瑛做一次人物专访。

  在鲜花新绿簇拥的耕读小院凉亭里,远远的,一行人守护着一位老人缓缓而来,随行的人扬声对亭中的我们道:“高阿姨一早就去岩头,在外面五六个小时,累坏了,麻烦记者再等等。”我们猜,老人起码要闭目养神一会儿,就到小院外的田野里踏春。孰料我们出来不过十分钟,有人急急寻来,道:“高阿姨洗了把脸,就说请你们过去,免得你们等太久。”这样的体恤,是我们没想到的。

  采访尚未开始,就收到特别的礼物,这样的惊喜,更是没有想到。随后搭便车的各种签名、拍照,高老亦是有求必应,每本书的签名都问清楚索签名者叫什么,签名时应该怎么称呼,再认认真真写下来。

  “一本诗集而已,没什么了不起,没啥好采访的。我是你们的奶奶,大家随便聊聊吧。”一开口,就是这样的亲和、爽直。眼前,81岁的老人依然有一双明目,且思路清晰谈吐风趣,对往事记忆深刻,时不时还要关注一下iphone5里的微信。

  那首《思念写在玉兰花开的时候》是艾青逝世十周年的生日那天,思念难耐的高瑛为爱人写下的诗句。我们的采访就从大诗人的爱情小故事展开。

  高瑛和艾青的婚姻曾经备受非议。1955年,22岁的高瑛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,从哈尔滨调到北京,与丈夫同在中国作家协会工作。作协工作地点是个宅院,后院是二层小楼。每天,高瑛和同事们在楼下做工间操时,总发现二楼的窗户上,有一双眼睛。换个位置,那双眼睛也随着她移动。她被人“瞄”上了,不知所措。

  眼睛的主人是艾青,当时他打了五年的官司,刚刚与第二任妻子离婚,原本身心俱疲,但诗人的激情又让他对眼前这个个头不高动作优美的女子一见钟情。手机报码开奖结果,艾青利用工作之“便”邀请高瑛一起审查电影、以陪他妹妹逛颐和园的名义请高瑛同行。妹妹自然就是那个“红娘”,在问者有意应者无心的一问一答中,艾青得知高瑛已婚,但是组织上指派的婚姻,婚姻不幸福。艾青说:“在你不知道的时候,我爱上了你,在你知道了的时候,我了解了你。如果开始我知道你结婚了,我就不会有非分之想。如果你的婚姻美满幸福,我也不会夺人所爱。”

  在偷偷摸摸的恋爱中,艾青背上破坏别人家庭的罪名,高瑛被紧急调离作协。那个时代没有QQ、微信,为了让四处寻找自己下落的爱人安心,高瑛借用小说里的人物对话,把自己想对艾青说的话用红笔勾出,然后托人把小说送给艾青

  几十年后,在艾青去世11周年、高瑛70岁生日的时候,高瑛在《我和艾青》一书中这样写道:

  他们爱情与婚姻的序幕,正是苦难生活的开端。第二年艾青即被打成“”分子,此后,两人在北大荒拔过树根垦过荒,在新疆住过地窝子摘过棉花,21年漂泊流浪。在那个精神痛苦的年代,艾青曾经半夜起来用头撞墙,曾经呆呆地看着天花板被扯断的电话线好不容易回到北京,他已瞎了一只眼睛,得了一身的病。很难想象,如果这一路,没有高瑛自始至终的相随,没有泼辣刚强的她像老母鸡一样的全心守护;没有细心聪慧的她像保姆大堰河一样的精心照料,诗人艾青晚年还能写下火热的诗篇,平静地走完86年的风雨人生。

  但是,这一切,面对记者的采访,高瑛只用一句“咬着牙跺着脚活过来了”简而概之。她喜欢说爱,说从爱出发的夫妻“斗智斗勇”。

  艾青是个大烟枪,他曾经向高瑛宣告:如果全球发布戒烟令,那个最后戒烟的人,他就是你的丈夫我。她以柔克刚,委屈地说:“你是不是活够了,想让我做寡妇?”她断他财路,控制总量,不许小卖部卖烟给他;她开动脑筋,在他去看病前自己先去探望医生,结成攻守同盟,把他好一顿吓唬;当他真的宣布戒烟时,她请来老友吃饭,把家里所有存烟分发,又在报上发表文章《艾青戒烟了》,叫大家不要送烟来了

  “斗争啊,吸烟、反吸烟,一场持久战。最后,艾青缴白旗了。现在我们说说很轻松,当时矛盾可大了。”高瑛认真地说:“哪个家庭没有矛盾,关键是看这个矛盾点是什么,只要是出于爱,对家庭负责,怎样都有办法。”

  说到办法,高瑛又讲了一个小故事。艾青晚年疾病缠身,高瑛每天一睁眼,就是艾青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,需要吃什么药。其中一种过敏病症需要一天吃14种药,而艾青就是个老小孩,坚决不吃药。哄呀,骗呀,常常斗不过。后来,高瑛跟一家牛奶厂预订了一种比较粘稠的酸奶,每天在勺子下面放一层酸奶,中间放上压碎的药,上面再铺一层酸奶,喂给他。“艾青咕咚一声就吞下去了,哈哈,他不知道里面有埋伏。”高瑛像捡到宝的孩子一样,在我们面前得意地仰天大笑。

  艾青说:“你就像我的影子,一步也难离开我”

  在高瑛的眼里,生活中艾青不仅仅会说这些诗意话语,他还会给高瑛拍各种美美的照片,画各种神态的速写,是个爱人爱得很具体的人。

  有一年,艾青跟马烽等人去巴黎参加一个国际研讨会。马烽从国内带去的烟抽完了,打算到大使馆去买。烟枪艾青说,我要给高瑛买礼物,外币不够,我把烟卖给你,你的钱给我买礼物。那时候,每人出国只能带30美元,艾青给高瑛的礼物是一支手表。待到1998年,艾青去世三年后,高瑛听马烽讲起这件往事,极后悔没有永远留着那块手表因为当时戴了没多久,就送人了。

  每次出国,艾青带去的外币都用来给高瑛买礼物。有一年去日本,学美术出身的艾青对那些晶莹剔透的手工艺品非常喜欢,可硬是没舍得买。70多岁的他跟同行一起在东京银街走啊选啊,最后挑了一双鹿皮皮鞋,怕放在行李里被压坏,就用袋子提着上飞机,一下飞机就拿给高瑛。

  虽然那双鞋子小了没法穿,但那温情一直温暖着高瑛,支持她陪伴艾青走过老年,而自己的老年也在对艾青的绵绵思念中度过。

  与诗人相伴的时候,高瑛也有写诗,但多数是想象力比较丰富的短诗、短句,比如《伞》《红豆》《云》,她写得最好的还是那些写给艾青或有关艾青的诗。比如《你就是你》《给自己唱一支歌》《我留下了你》《题艾青画兰》《思念》《给我一个梦吧》,这些诗要么写于艾青的生日,要么写于艾青逝世周年。

  也许,这样的生死相约只能属于两位诗人的牵手,这样的刻骨铭心才能给世人留下爱的完美诗篇。
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正版挂牌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

香港挂牌| 本港台现场报码4685| 现场报码| 香港马会论坛| www.51922.com| 香港三怪网| 香港九龙挂牌解特| 76566a.com| www.8815kj.com| 4887铁算盘开奖结果| 香港一点红心水主论坛| www.1332345.com| www.32209.com|